欢迎来到中国压铸网! 客服热线:19128667687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访苏州亚德林股份沈林根先生

2020-12-26来源:压铸网
核心摘要:“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这晚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这七言绝句很恰当描述了当今世界“疫情肆虐”“经济萧条”的现实。我们中国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其实伟人早已断言“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这晚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这七言绝句很恰当描述了当今世界疫情肆虐”“经济萧条的现实。

我们中国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其实伟人早已断言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这不,我们今天的主角向我们展示了别样的事实:苏州亚德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德林)从事压铸件生产,今年8岁,实现连年增长,今年更是要干到7个多亿。

当今工业生产普遍饱和,且成本日高,压铸行业更不例外,能保本维持已是不易。而亚德林竟能脱颖而出独占鳌头!?

记着带着一袋子问题,更是期望能得到答案。

在一个初冬时分,中国压铸分会轮值理事长,苏州压铸协会轮值会长,苏州亚德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林根先生接受了中国压铸网记者的专访。

沈董热情好客,谦虚随和!对于记者的好奇沈董更是乐于分享,侃侃而谈!(为求真实及呈现原貌,采访内容未加修饰)


苏州亚德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林根先生

记者:沈总应该在我们行业也是年轻的企业家了

沈总:这你说年轻也不是年轻,应该来说做的时间也不是最长,但是发展还是比较快,现在整个压铸总体角度来说,中国的压铸现在还是属于产能有点过剩,那么再加上中美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原因影响很大,特别是汽车,中国的汽车28年的增长,现在到了一个拐点了。

这几年来的发展虽然是比较严峻,但实际上又是机会又是挑战。可能这个坎过了以后,未来会更好发展一点,会日子要好过一点。因为就是说优胜劣汰,这是一个机会也是挑战。那么从我们亚德林角度来说,布局已经布了差不多了,新的工程是从2016年是一期开始量产的,二期是2018年开始量产。那么主要在原有的老工厂搬迁过来的时候,到现在实际上开发了将近有200个品种的产品。

那么这200个品种当中,现在100个产品已经在量产了,那么还有100个品种大约在2~3年里边全部彻底量产。

记者: 这个周期挺长的

沈总:那么按照现在的订单量,基本上达到年产15个亿,在未来三年就可实现。

记者: 你是说三年以后,这200个品种总销售额要到15个亿。

沈总:马兰碳就整个公司从现在的7个亿左右,大概到15个亿要翻一番,三年之内到第4年差不多。

记者:这个好厉害

沈总:那么我们的项目实际上主要是分两块,一块是传统汽车的发动机缸体,那么明年要达到50%的营业额,那么后年2022年将重点是新能源汽车项目的爆发。

记者: 咱们新能源汽车现在也已经开始深入了?

沈总:新能源汽车已经在开始了,但是现在是配套的主要是上海汽车,那么22年开始增加是人民币项目大众的,包括上海大众和德国大众 meb(音同)项目,那么爆发力也会更大。那么2022年大概也可以做两个亿,就光这一个项目。那么下一步就是说还有一些新的项目,加上去的话,到2022- 2024年基本上达到15个亿差不多。

记者:这个增长速度太快了!

沈总:那么根据我们一整个公司的规划,实际上现在投资10个亿了,现在到目前为止投资了8个亿,未来两年再投资两个亿。

记者:这个投资主要是买设备吗?

沈总:现在的投资实际上8个亿是6个亿是靠投资进去的,自己投资的,私人投资进来的。其中两个忆靠银行贷款的,那么还有一部分是靠这几年的积累的利润。所以就是说8个亿已经下去了,那么总体角度来说,现在新品开发陆续放缓,那么新品的产出全部要开始了,到23 24年全部量产。那么我们整个设计的规划,实际上每年生产的压铸件是5万吨,今年大概在25,000吨左右。那么也就是说在5年以后,要达到5万吨,那么基本上就20个亿,那么这个工程基本上就差不多了,是这样的一个规划。现在实际上也是有压力的,倒不是没订单,是整个行业压力大。特别是材料的涨价跟产品的调价等这样我们压铸厂的利润率没有以前高了。

记者:材料涨价你是指原材料吗?

沈总:是的,铝锭今年两个月涨了3000块了,现在已经达到25%了。所以对我们的行业打击是相当大的,不只是我们,而是整个压铸行业。但是我们的优点在什么地方呢?从原材料的生产也是自己配的,模具自己做的和压铸机加工全部过程还是比较完善的,产业链比较完善。所以相应的在行业里边的生命力应该还是比较强的。我们做的产品主要是分三大块,现在的产品主要是整个汽车上底盘上的悬挂系统的一些零部件,比如说减震,发动机旋制等一些产品,还有现在发动机钢体、变速箱传动系统和动力系统。那么现在还有结构件,轻量化的电池包这些零部件,主要是这几个三个部分。那么未来的产品应该来说在两年以后,新能源汽车配件要达到50%

记者:这么讲你现在新开发的品种当中,可能就有50%的是新能源汽车项目。

沈总:是的,这个到3~5年以后,基本上就要量产,就是说传统汽车跟新能源汽车大概的配比各50%

记者:这么讲,因为你提前布局了,所以未来你的产能产量肯定能够再翻一番是一点问题没有的?

沈总:目前来说应该是没大的问题,因为拿到的项目应该是现在是15个亿,那么在近几年在开发一些项目,三五个亿应该是都没问题的。项目好多,但是价格低又不敢拿。现在竞争太厉害,那么一下子盲目的快速增长,实际上也是压力大。因为现在15个亿的项目实际上是现在拿到手的项目,那么还有5个亿的项目,实际上要靠未来5年去争取。

我们这个行业今后的单价要涨上去的可能性是不大,而又工人工资上涨,但是你得在低价格当中能够求生存,那么你必须要不断的降成本,并不断的提高产品质量,这样才能在市场上有竞争力,才能够实现规模效应,否则压力真的很大。

记者:如果到时候能做20个亿的时候,咱们的人员配置有多少人呢?

沈总:我们现在目前的人员大概有1080个人,就是说你达到20个亿的话,可能会达到1500个人左右。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目前的自动化的程度在不断的加强,你比如说去毛刺以前完全是人工的,现在已经50%是靠全自动化。那么未来随着产量增加,然后就是说它的自动化程度增加,其实也不会太多增加。我们现在压铸机有已经有73台了,吨位压缩机从从280吨到4400吨。有这73台,我们压铸机产能未来都够用了。我们现在实际上优势还在于特殊的铝锭牌号,我们的产品铝锭牌号有二十几个品种。

记者:这个也等于是给管理增加了难度吧

沈总:是的,给管理是增加了难度,但是这个也是我们的强项。我们以前最早的时候是从材料生产开始的。

记者:沈总你之前做材料的吗?

沈总:是的,我在20年前是做材料的,后来就一直做压铸,现在材料基本上自己用,现在整体形势应该是看好,中国经济我认为还是从我们汽车进口大国到生产大国,从现在来看,可能今后未来是出口大国,但是压铸件的用量还会增长。但是现在增长产品都是精密度比较高的一些产品。比如说结构件,高强度,高韧性,轻量化的一些产品会比较多,这个是我们发展方向。

记者:现在中国普遍产能过剩,很多中小企业都活得很艰难。

沈总:现在也是很头疼,都是跟着汽车跑,汽车降价你也降价,汽车上半年没生意,你的订单少,现在拉GDP的时候你的数量拉上去,你拼命的追也对不上。现在人力资源也紧张,现在必须要靠自动化,智能化,这个是今后的一个趋势是必然的,光以前的老的模式还是不行的。

记者:那咱们做压铸的时间其实在行业当中也不算特别长的,但是咱们也一直以来能够保持高速的增长,公司发展特别快,刚刚讲的你的咱们有独特的优势,有完善的产业链等等,我倒是觉得这个可能还不是最核心的,你能不能够分享一下。

沈总:除了我们的工艺产业的产业链的原因,还有我们的定位和布局,你比如说我们的设备都是高端的,大部分都是布勒、东芝进口的设备。那么你做的产品的话先要稳定性好,质量上能够得到保障了,这个也是一个基础。

第二个就是我们的客户群体,都是比较好的供应商,比如说大众、通用、上汽等,我们都是一级供应商。还有一些国际知名的一个汽车零部件的厂商。所以我们对整个客户的相应的客户还是比较稳定,建立了长期的一个友好的关系了,所以我们的业务还是比较充足的。唯一的就是说现在的价格方面是大趋势降价,这个是没办法的。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你要维持实际上我刚才说的还是要不断的降成本,形成规模效应。还有一个产品质量的提升,如果没有这点的话,也很困难的。

记者:咱们在同行当中,其实也有很多类似这种定位比较高,也有好的设备,也有优秀的管理团队,但即便是这样子,很多企业也是产能产量最后利润停滞不前的也有很多这样的大企业,有些公司的起步可能比咱们亚德里林还高的,我想除了这些你刚才讲的原因以外,肯定还有一些比如从你个人方面的独特的人格魅力也好,你的个人的能量也好,能不能在这方面分享一下?

沈总:这个方面实际上就是说这一个企业在一个行业里面你要有一定的口碑,那么还是要靠你的质量和价格各方面的一个竞争力来支撑的。光个人魅力还是不够的,对吧?当然你就是说你的质量品质如果没办法,那么你在行业里面的知名度确实还是要的,口碑还是要的,但是你的质量价格这个是硬指标,你在客户满意度调查的时候,其他都满意就是价格永远不满意,这个是没办法的。当然就是说跟客户的一些平时的交流,各方面的一些业务的交流都是关键的,销售团队的一些要求,团队的体系建设,公司的一个凝聚力,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你拿了订单你就是说一下子交不出来,你的客户的满意度也不行、总的角度来说还是质量跟价格,那么后期的一个不断的投入。发展除了你这个产品质量满意度可以的,你的后面的投资减弱了,那么同样也跟不上来,我产能比如说我现在是15个亿,我要达到20个亿,那么我至少要配备5个亿的资金,5个亿的项目能够资金设备的投入,能够支撑它的5个亿的项目,你光赚钱你不没投入也不行,所以这个都要去匹配的。

记者:沈总能不能够咱们你刚刚说光有订单了,产品交不出来也不行,品质做不好也不行,能不能够从这方面就是你对公司内部管理、人员管理、品质管理这方面谈一下?

沈总:我们实际上公司成立了一个经营管理推进度,从成本上和质量上有个绩效考核指标,比如说管理方面,从每年要在质量的比例的提升,有考核的指标,然后在效率上就是说要怎么来持续提升,在采购的成本上,要不断的跟我们现有的一些产品要匹配,产品价格掉下来,你的原辅材料,你的管理成本各方面你不降还是不行的,否则的话你的市场就没了。

记者:现在同行竞争其实也非常激烈,咱们也可以说是脱颖而出的,因为你刚刚也讲了整个市场是供大于求的,你对其他的同行从你这种角度来看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眼光。

你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沈总:我认为一个行业当中的角度来说,竞争才能有发展,但是过度的竞争可能是在残杀,有些企业光为了养活这个工厂持续固定的价格去竞争是不可持续的,对吧?你适当的竞争,我认为是可持续的。每一家企业的考虑都不一样了,当你开机已经达到一定的程度,可能对你来说你的定位的价格可能相应又不一样,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每个企业有每个企业的战略,我认为就是说总结过来就是一句话,市场发展还是必须要靠竞争,在竞争当中怎么活下来,才是胜者。你竞争当中你被淘汰了也没办法,这是必然的。所以现在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低价格的情况下,你怎么样保持有竞争力,保证还能活下来,这是关键点。你在开机的时候把它提高其他利用率,做一些长远的规划,因为像我们铝压铸件,原材料的成本要降到50%的,原材料这一块你控制的好,你原材料便宜10%,你可能就是说会产生5%的利益出来,这也是一个关键点。

当然你就是说每个环节都要去降成本,所以原辅材料今后也是一个相当关键的点。尤其是像我们工厂一天要用100吨铝,一天100吨铝,便宜1000块一吨就是90万对吧?所以这一笔账也是要去考虑的。那么你进货渠道怎么保证你的价格能够成本控制下来,那么也要花一些精力。

记者:我刚刚大概听出来了,我消化一下,是不是咱们的产业链的核心竞争力,你刚刚说原材料其实占到了50%的成本,这一块是咱们的优势。咱们一年生产的原材料有多少?

沈总:我们原材料自己大概实际自己用料的话大概在25,000吨左右。你控制的好100块乘以2500就是250万,这也是一比不小的账,所以这个也是蛮关键的。但是压力也有了,我们自己做原材料都是现金的。对,不能欠钱的,没有实力做不起来这个。

记者:这个就是实力,做原材料都是靠实力的。

沈总:我们国外进口铝是不能欠款的。

记者:如果三五年以后,咱们的产能产量有到达原材料的需求到达5万吨一年的时候,咱们原材料还能够供应的上吗?

沈总:我今年已经从产能25,000吨增加到5万吨。

记者:提前布局了,咱们主要是用再生铝吗?还是?

沈总:再生铝大概三分之二。 A00铝三分之一。

记者:最后我代表压铸行业很关心这个行业的发展的人,问个问题,您对我们整个压铸行业的未来和现在的状况给大家提一些忠告和建议。

沈总:中国的压铸实际上属于是亚洲大国,但是要实现要做强国,要考虑的模式,要投资要谨慎,正因为现在是整个有点过剩,你的投资就更要谨慎了,你盲目投资的话,可能今后压力更大了。

那么关键的一点就是说你要做一些产品,一定要做比较高端的,那么你的企业必须要有一定的技术含量,你的业务还是要国际化,你光靠国内的市场价格确实是已经相当低了,你必须要走出国门,你不走出国门,我认为你在国内产值会做得少,你的利润会很低。

那么你盲目的去投资的话,也是不行。要选一些比较优质的一些客户,还有就是说做一些高端的产品,那么才有你的生存能力。关注低端的产品,你的竞争力越来越弱,特别是像还有一些相对落后一点的国家在生产低端的产品,今后对我们中国的成本制造成本越来越大。

你不去突破一些高端的产品,那么你在这个行业里面还是生产还是不行的,靠低价格去竞争那还是不行的,还是要走出国门。有的时候可能还需要去到国外去市场学习,因为中国的成本已经跟发达国家的成本已经有点差不多了。虽然工资是低的,自动化程度还是没有发达国家好,那么你的功能多了以后,实际上工资高了以后消化起来也蛮大的,还要提高它的自动化程度,人力资源成本太大,不去提升的话也是不行的。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咱们有没有未来的投资计划

沈总:我们今年已经规划在塞尔维亚开一个压铸厂,现在在规划当中,跟德国大众配套的电动车的一个电池包里面的横梁,大概2023年量产。2021年建成,22年属于试产,23年大批量生产,现在已经地块已经拿好了,工厂在规划,因为那边的工资要比这里低,4000块搞定,你在这个地方4000块搞不定的,还有那边的投资环境政策,优惠政策还比中国这里好,那么你的运输成本低了。客户也希望要路途近一点,像你目前的话,你出口到欧洲美国的柜子都订不到,价格翻了几倍,中国过去的货是多,回来的东西没有,后边都是空的,所以现在到出口去的柜子价格很贵,200- 300甚至600多都有。

记者:那么您去塞尔维亚投资工厂,等于是你这边独资的吗?还是跟中外合资的?

沈总:跟美资集团合资的。你要突破以往的引进技术,我们现在是到国外去开工厂,但是研发是在中国,我们派出技术人员去学习,那么你的成本又不一样,你如果是利用老外的技术是不行的,我们已经基本成熟了,能够输入出去的,研发放在中国,那成本就低了,而不是像以前利用国外的技术,现在是要把自己的技术输出了,那么你才能降低成本。管理团队要靠我们自己的技术团队,研发必须放在中国,这样才能国外开始起来了。否则你做到依赖国外的技术人才的话,你还是不行的。中国的团队还是能吃苦耐劳的。

记者:在中国建厂都已经很难了,你还跑到国外去投资再去建厂。

沈总:因为我们是投资是德国大众有这个要求,是这样的一个附加条件。所以也是为了配合他。

记者:规模大吗?

沈总:第一期投资大概三个亿人民币。那么第二步要看看后一步的发展了,然后有项目吗?看看各方面怎么样再扩展,这个是项目已经拿到的项目。

记者:这么讲是不是咱们中国压铸行业这样走出国门,然后到外面去设厂,咱们应该是第一批吧?

沈总:现在有比如说龙泰和爱科迪(音同),他们在那边也建了工厂,在墨西哥,那么从理论上角度来说,今后国外建工程它有它的优点,有贸易壁垒。比方说你出口到美国去,因为有关税,或许可能今后欧洲有关税了,等那个时候这个公司就派用场,要走国际化更灵活一点的。你没有国际化也不行的。

记者:国家会鼓励吗?

沈总:还国家会鼓励的,国家也希望你能够走出去。

记者:太好了,祝福沈总!亚德林不单在国内稳健发展,同时也必将成为国际领先的优秀跨国压铸企业集团!

沈总:我和我们的团队定将不负众望,深刻理解“国内国际双循环”努力开拓,给祖国和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

记者:谢谢沈总


采访结束了,记者很是释怀终于得到了问题的答案。亚德林在行业中的卓越表现显然不是能简单复制的亚德林有自己核心竞争力。

时代在变,常理尚存。历史已经证明,实业兴国实干兴邦,包括压铸的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是国家强盛的根本,仍然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祝福中国压铸业,祝福中国实体经济,祝福中国!



下一篇:

“脱模三宝”——佛山金基元全面展开《国产品牌脱模剂:压铸客户体验试用计划》

上一篇:

2021中国(广州)国际智能工厂展览会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